当前所在位置: 邯郸城主页 > 新闻 > 正文 >

先被心机女算计,后被司法愚弄,公道该向谁去讨?

2022-08-17 18:40:09 来源: 阅读:3279
摘要2019年4月,家住广东省怀集县坳仔镇鱼北村的钱泳才与本县陈银菊相识,随即在父母催促下于同年5月14...

2019年4月,家住广东省怀集县坳仔镇鱼北村的钱泳才与本县陈银菊相识,随即在父母催促下于同年5月14日登记结婚。此时的钱泳才尚不知晓,眼下的大喜事会成为噩梦的开始。


结婚登记次月11日,新婚妻子陈银菊即告知钱泳才自己怀孕消息。钱泳才表示怀疑,因为距离两人第一次行房不足一月,即便怀孕不可能表现出明显特征。于是提出陪同妻子去往医院检查身体,不料被拒。


2019年9月25日,钱泳才、陈银菊夫妇在亲友见证下举办了婚礼。11月,钱泳才去往当地镇政府为全家办理合医保险,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。


工作人员告知:妻子陈银菊办理有残疾证,无法办理合医。于是钱泳才拨打岳父母电话询问事实,证实了妻子患有精神疾病三级的事实。


钱泳才没有第一时间去质问妻子,而是努力消化这个消息。待到平静后才回家。随后便开始带着妻子前往医院积极治疗,并极短时间内花费掉数万元。


期间,因为考虑到精神疾病遗传问题,和妻子商量孩子引产问题。多次沟通无果,最后陈银菊竟反而伙同父母提出“先拿出20万再谈判解决”条件。


看着妻子一家嘴脸,钱泳才心灰意冷。


2020年1月11日,儿子陈铭想出生。此时距离二人第一次行房不足八月,联想到当初妻子的反常举动,钱泳才对孩子是否亲生产生怀疑。随即又联想到妻子隐瞒严重精神疾病和以钱财裹挟自己事实。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向广东怀集人民法院提起解除婚姻诉讼。
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零五十三条规定: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,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;不如实告知的,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。


熟料,法院竟枉顾事实和法律条款,在一审做出(2019)粤1224民初2480号民事判决,驳回原告诉讼请求。无奈之下,钱泳才只能再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。这一诉求得到法院支持,但驳回其附带亲子鉴定和民事诉求,并以支付孩子抚养费用为依据,判决钱泳才每月向女方支付800元。


钱泳才不服,提起二次诉讼。中院同意原告亲子鉴定诉求,驳回其他诉求。但由于法院未按规定以电脑摇号选鉴定机构,;抽取样本未在当事人见证下密封;拿到鉴定意见后未及时向原告出示等系列异常操作,钱泳才对鉴定结果真实性存疑。于是再次向省高院提起诉讼。


高级驳回原告全部诉求,维持原判。理由为一审、二审判决均是基于离婚纠纷案基础,而原告诉求均是以婚姻无效和被撤销的法律后果为依据。根据(2019)粤1224民初2480号民事判决,钱泳才、陈银菊夫妻关系具备法律效力,故不应支持原告诉求。


兜兜转转,原来一切的根源还是在最初那份被驳回的民宿诉讼请求上,所以才导致自己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主张。可惜此时为时已晚。4年的诉讼和此前结婚前后花费早已掏空家里积蓄,为了寻求公平,钱泳才和父亲辗转多个部门投诉,甚至去北京上访,均无结果,反而致使自己荒工怠业,损失惨重。


作为受害者,被心机女算计,被司法部门愚弄,寻求公平无门,试问天理何在?司法本是正义地,因何不主持正义?希望检查机关、职能部门能够聆听一个受害者的诉求,重新调取卷宗,驳回(2019)粤1224民初2480号民事判决,(2021)粤1224民初98号判决,支持钱泳才婚姻无效诉求,维护公民合法权益。

相关滚动